|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家 » 山东书法家 »

我要加盟
  • 艺术家名称王克泉
  • 官方主页:暂无
  • 浏览次数71588
  • 更新日期:2014-07-29
分享到
艺术家介绍

    

书法家王克泉简介

书法家王克泉,为济南市公安局巡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山东省楹联学会理事、济南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济南市楹联学会副主席、济南市历下区书法家协会主席、济南市政法系统美术书法家协会主席。

部分作品展示如下:

































评论文章如下: 

历史的变奏—王克泉先生书法艺术管窥

                  郑训佐/文
      “书如其人”,这既是老生常谈,也是具有一定经验性的箴言。我想,这里的“人”可以有二解:一是指不同的性格、人格,如豪放、温婉、质朴、含蓄,如方正、宽容、圆滑。因此,看到林则徐的字,总能感到一股凛然之气扑人眉宇,而每与郑孝胥的字相遇,又往往从其耸肩侧足、搔首弄姿的仪态中领略到三分诡谲 。二是指不同的职业,如学者、官员、画家,他们书法所体现的不同特质,大约可以用严谨、矜持、放逸作为最基本的审美取向上的分野。之所以在这里作这种“人——书”或者说“书——人”的关系辨析,意在说明,书法作为一种艺术类型,它既先天地与创作主体的精神世界相联,同时又会打上后天生存环境的烙印。譬如,这里要介绍的王克泉先生既是爱岗敬业、勇于奉献、在省内外知名度很高的一位老公安,同时也是在艺术上颇具造诣的书家,而两种身份的双重变奏,既成全了前者的风雅,也造就了后者的严整,如果非要在二者之间寻觅一条纽带,那么,我想除了一个“法”字,大概再也没有更恰当的中介了。“法”是公安的灵魂,“法”也是书道的本质,尽管其内涵有别,但在必须遵循规则这一核心上却有着学理上的共同性,而我在克泉先生的“人——书”同构中发现的正是这种感应。
      与克泉先生相识是在一次公益笔会上,只见他自始至终几乎目不旁顾,全部精力都集中在眼前不断变化的黑白空间上,其对艺术的认真与痴迷令人感佩。说到痴迷,这实际上是一种彼此之间的宿命般的缘份,是无条件的近乎殉道的奉献。就书法而言,或以之谋稻梁;或以之为济性之具;当然也有用它沽名钓誉的,正所谓装点山林大架子。但人与书法的至高至善之境最终却应落实在舍却功利(包括书法的商品性和干誉性)的纯粹的审美体验这一层面上,这正是忘怀得失的“嗒然而丧”,神游太玄的人格沉醉,更是任何走向书法最终与之合而为一的人必须具备的人格前提。因此,当目睹克泉先生的专注与忘我,最使我浮想联翩的并不是已被物化的书法作品,而是托起这些作品的耐人寻味的精神世界。
      克泉先生自幼习书,系统地临写过欧、颜、米,这为他的艺术生涯打下了十分扎实的基础,也奠定了以楷行见长的创作特色。而以我所见,将唐楷和米芾熔为一炉,这既是通常的路径,也是颇具会心的抉择。以唐楷为本无疑是取法乎上,可以为以后进入“无法之法”的自由之境获取无穷的潜力;米芾是继“二王”之后的书法史上的标志性人物,也是中国的行草史上的标志性人物——行草书由古典的和谐走向审美历险重要的历史象征,因此,在他的艺术王国中,整合与裂变,继承与叛逆,遵循规范与颠覆旧轨,都并行不悖,甚至相辅相承。所以,时至千载以后的今天,一些深具革命性的前卫书家,仍不知不觉地要从米芾这位偶像身上寻求历史的援助。我想克泉先生将唐楷和米芾作为艺术的凭依,便是试图借助后者的放逸以化解前者因“法”的本位化而造成的僵滞,同时也通过前者为自己的行书注入整饬之质,以免堕入世俗的流荡。这种审美追求,已在克泉先生的创作中逐步显现,如他的楷书总焕发着一种爽然之气,他的行书又能于活泼中见雍穆。当然,克泉先生的思考所蕴涵的启示不仅在于此端,它还使我们看到了在浮躁的背景下,一个有承担意识的书家对待传统的态度。说到传统,当今它几乎成了一个口头禅,因为虽然艺术有流派之分,书家有保守与激进之别,但都在舆论上众口一词地标榜传统,可如果仔细追究,却是拉大旗作虎皮者有之,挂羊头卖狗肉者有之。之所以出现这种表里不一、口手相悖的现象,是因为只要稍具文化常识,即能认识到传统是立根之本,是生命之源,公开的抛弃,必遭世谴。但追随传统的过程又是一个必须历经千山万水的艰难苦旅,非一曝十寒或浅尝辄止者所能为,因此便有了口头上将继承说得震天价响,而实践中却是在功利的引导下一味地“自运”这种怪景观。许多书家几乎先天地成了艺术孤儿,悲剧之源即在于此。
      克泉先生创作时喜书自己的诗作,而他的这些作品大都表达了一个老公安对社会的关注,对人生的体悟,即使描述风花雪月,也透露出一颗阅世之心。这种诗书合一的创作在更大的层面上赋予了克泉先生艺术作品的社会含量。实际上,自书诗文在中国书法史上是早已开启的一个传统,“三大行书”皆为这方面的典范。虽说书法无形而上语言,但它却可借助形而上的语言进一步拓展、深化自身的文化境界。《兰亭序》对书法史而言,就不仅仅是一个点线飞动的行书文本,同时也是沟通天人的玄学媒介,摛藻骋情的文学典范,并且后二者是能够支撑起它巨大的艺术空间的最本质的力量。当然,于诗文一途,克泉先生还处在探索和提升阶段,笔者相信,凭藉他的文化认知和勤奋,定能臻于完善之境。
        克泉先生正当人生的盛年,这个“盛”字,意味着一个书家心智与生理的最佳状态。虽说“人书俱老”是一种悠久的期待,但真正意义上的书之老,却奠定在生理上还未进入老境的时期。所以,书家的老年与盛年是一种因果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处在盛年的理性的书家,将会比此前的任何时期更稳健地对待自己所迈出的每一步。克泉先生是深具这种艺术自觉的。近日拜观克泉先生的作品,发现他楷书上追到钟繇,且又涉怀素的狂草,可谓境界一变。这种楷草的互补无疑是对前期探索的进一步深化。因此,我相信,在今后的岁月中,他一定能够如陶渊明笔下的那位渐入桃源的渔人,迎来一个随步皆活水、迎面即飞花的艺术盛境。
 
 
[ 艺术家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上一个: 下一个:

留言加盟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联系方式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查看联系方式
免费注册为会员后,您可以...
发布信息 艺术品推广
建立商铺 在线洽谈生意
还不是会员,立即免费注册
 
更多..艺术家产品
 
 
该藏宝斋其他艺术家

Powered by alikeji.net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