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家 » 山东美术家 » 山水画 »

我要加盟
  • 艺术家名称张宝珠
  • 官方主页:暂无
  • 浏览次数160075
  • 更新日期:2021-09-03
分享到
艺术家介绍


艺术简介:

张宝珠,字还浦,号苍斋主人,1945年生于济南。20世纪60年代师从黑伯龙、陈维信先生学画,又受许麟庐、宋文治、何海霞、董寿平等指点,擅长山水、花鸟,尤以松柏为长,故画坛有“张松柏”之美誉,孜孜笔耕于墨田六十余载。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顾问、山东省文史馆馆员、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山水画高研班导师、山东泰山国画院院长。
部分山水画作品展示如下:





 



众名家评论——张宝珠
 
宝珠是山东水墨山水画家,自幼酷爱绘画,他矢志奋进,用功不辍,自学勤恳,又经画界先辈指教,遂得循序渐进临古而创新的正确道路。
    他从临写清代“四王”入手,继追明代之唐寅、仇英,上溯宋、元之马远、夏圭、黄公望、倪云林诸家。他深知水墨山水画应形神兼备之道,他不苛求于传统和单纯仿古,而是以学传统而固根基,根基固方可枝叶丰,从而体现出“推陈出新”之妙。
    在他从事艺术的道路上,遍游祖国名山大川、溽暑寒冬在所不计。雄峙天东之泰岱是他经常宿席之处,曲阜的孔府、孔庙、孔林,灵岩宋寺,以及西安古都,远有灵秀之黄山,壮丽之嵩山皆是他驻足流连忘返之地,他认定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他以饱满的热情来画各地山水之胜,临写名山古庙中的苍松古柏,得写生稿数千幅做为创作之素材。他特别痴于松柏之作,在他笔下的松柏老干虬结,枝叶纵横,疏密有致,把苍松古柏的郁郁生机跃然于纸上,皆呈现出松柏盘根错结之美姿。他所写之古柏蟠曲苍虬,充满了柏寿的力度感,造型多龙鐘壮美,体现出他封松柏的挚爱之情,同时也表达出他对祖国锦绣河山的一往深情。
 他始终遵守着“笔墨当随时代”的名言,与时代共鸣的思想感情,所以他的绘画艺术风格被群众所理解、所接受、所喜爱。
                              ——黑伯龙(著名山水画家)

     宝珠笔下墨沈淋漓纵横于纸上,变化万千,当今以墨笔绘制长卷者首推宝珠也,予喜为题记。
    宝珠是学黑老的,他学的非常成功,是不可多得的。他的用笔用墨与众不同,与过去的画法不同。他以写生为主,他的山水里既有传统,又在传统的基础上加入了他写生的画法,他的山水画里写生的东西很多,特别是他的大幅山水都是写生的,是从写生里提练出来的,这是他与一些人的不同之处,也是他的独到之处。如果没有写生的功夫,就没有现在画的这么好,我非常喜欢他。宝珠有自己的追求,并不间断的追求自己的风格,他越画越深入,越画越有自己的心得体会,才有今天的结果,大家对宝珠的看法都是一致的,他将传统与写生合二为一,才有今天的结果。
————许麟庐(著名国画家、书法家)
笔横齐鲁、气贯南北。己已之春来故里获宝珠乡棣巨制,随题数语以至钦羡。
  ————欧阳中石(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宝珠写泰山长卷,气象雄伟笔墨清健,观其起伏之间,多以古柏贯通全福,构思不凡,布局新巧。树法粗笔恣肆纵逸沉厚,近梁楷、牧溪一派,山峦林木变化多奇,宫室隐现云烟卷舒,真有一览无际目不暇及之叹!泰岱之雄姿,宝珠之风采跃然纸上矣!拜观之际不胜仰羡。
 ————魏启后(著名书法家)
 
自觉承担起弘扬民族文化精神的责任
     张宝珠的画作,有两方面的特点,首先是格调高雅,丝毫没有商业气息;其次是画作很写意,运笔如飞、意气风发。无论从画作结构、用色浓淡还是笔墨分布上,看的出是潜心修炼的结果。
——杨晓阳(国家画院院长)
 
2008年,张宝珠先生在国家画院美术馆办过一次展览,当时我感触就很深。2012年,宝珠先生又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让我更加全面地感受到了他作品中独特的韵味,领略到作品背后那种超拔豪迈的精神气度和风骨。张宝珠师从黑伯龙、陈维信先生,并深得马远、夏圭、明四家、清四王及四僧之精髓,从事山水画创作数十年,积累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宝珠先生的境界形成源于几方面的滋养:首先是热爱传统、尊重传统、研究传统,一直自觉承担起弘扬民族文化精神的责任。因为他对水墨这个最具民族精神特点的语言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认识,所以他的作品让我们感受到的是对自然客观色彩的抽象与升华,对五彩斑澜尽写真情实景的超越。他的每件作品都深刻地体现了他在精神上的自由神畅和无限想象,使自然空间与精神空间、视觉感受与内心体验有机地统一了起来。宝珠先生笔下的山水、松柏有咫尺万里的气势,这种境界离不开画家与自然的浸润涵养、默领神会,也离不开岁月流逝中画家丰富的人生感慨和独特的生命体验。其次是热爱生活、感受生活、拥抱生活。宝珠先生数十年如一日地在自然中临风思雨,光泰山就登临了七十余次。他始终自觉地践行‘师造化,得心源’的艺术原则,始终践行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进而贴近心灵的艺术主张。再就是赋予创新、勇于创造,创新是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灵魂。自觉承担起弘扬民族文化精神的责任。
——卢禹舜(国家画院副院长)
 
清气和大气——评张宝珠的画
 
凡是好画,都必须有一股清气。当然,有的画突出霸气、雄气,有的浑厚、朴茂,有的刚猛、激烈,但必须有清气作为基底,才可称为高雅的艺术。
     清代名家笪重光在《画荃》一书中多次提到“以清为法”、“只贵神清”、“理路之清”、“山外清光”、“色以清用而无痕”、“点画清真”,画法原通于书法,风神超逸,绘人一复合于文心,抒高隐之幽情,发书卷之雅韵……” 张宝珠的画就有一股清气。清气虽然见于笔墨,但根于人的个性,不是任何人都有这股清气的。大自然生发万物,其清浊正邪诸气,钟赋于人,秉赋即有不同。江南多清秀气,故才子亦多,才以秀为高,故称秀才。山东多雄气,亦多清气,然清气之中亦含雄气。杜甫《望月》诗云:“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即说齐鲁大地清秀神奇之气充塞其间,而且是大清气,钟赋于人,故有孔、有孟,亦非一般小才子之可比也。
     张宝珠生于山东之济南,济南号称泉城,有趵突泉、大明湖,又有千佛山、舜耕山,南邻泰山,清幽之气荡漾其间,幸而得其气者,秉赋之中既有之也。宝珠之父曾为秘书,文笔佳,书法秀美,也是有清气的。宝珠秉性中有此清气,此其一也。
宝珠少时即好画,从师于山东名家黑伯龙。黑伯龙即教以清王石谷之法,王石谷乃江南虞山人,其画亦属清幽一路。宝珠少时即临习王画,其童子功中即有清气。而后自王石谷上追宋元诸家,有了踏实的传统基本功,再加变化,但清气已不离其中矣。
宝珠是山东人,秉性中除了清气外,又有山东的大气、豪气、雄杰之气,形之于画,也就有了豪气、大气、清气。画家能不能成功,画能不能传下来就是靠这股清气。
宝珠的正大气象和阳刚大气,不是霸悍气和粗鲁气,更不是浑浊气,而是有中国特色的艺术体现,具有一定的文气。有文气的作品才耐人寻味,缺少文气就缺少深度。他的雄浑里有内秀,刚猛里有文雅,这就使他学习王石谷及宋元诸家的面貌得以改变。
风格即人格,宝珠为人性情坦荡率真,洒脱有豪侠气,作品也是他的性灵表现,他的山水画苍莽热烈、情纵神驰、重韵得势又空灵无迹。在他无人能及的勤奋执著和极富才情的作品背后是一种不加修饰的原始美,坦坦荡荡顺其自然。“洗尽尘滓,独存孤迥”比起那些只追求形式美的画,他的作品气韵蓬松,得山川元气。最不经意最慌率处最得神韵,不知然而然,一任真精神之流露,其画必是真画。
宝珠精于山水尤擅松柏,人称“张松柏”,盖于山东多松柏。泰山之松苍而古,五大夫之松,又有曲阜孔林之松与柏,宝珠徜徉其间,见其形、感其神、状其苍古、羡其气节,心慕之、手追之,故不惟得松柏苍古之形,更得其淋漓不可侵犯之慨。所以,他笔下的松柏里有特殊的精神和性格,故不同于一般。
宝珠的画从传统中走来,他下笔生动,墨法灵活,大气磅礴,有苍莽之气。他的风格也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自然流露的人格魅力,表现着他的性情,不拘于形象似与不似,也不计较笔墨的得失是真正的艺术。
             ——陈传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艺术理论家、
 
坚持中国传统山水画思维方式
 
山东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在最朴质处见精神。张宝珠的作品有三个显著特点:第一,他画的是“画”,不是“东西”。中国绘画没有“东西”的功能,而现在人看画,却总是考虑东西的功能、钱的功能,取代绘画的功能。不要小看这个平常的道理,很多人一辈子都悟不到——画了一辈子,不是在画画,是在画东西。第二,他画的是中国画。并不是说,拿毛笔、宣纸绘画出来的就叫中国画了,中国画包含了一系列的中国文化,最主要的是利用汉字、汉语进行思维和观念传达,因此中国画的含义是中国人的思想、中国人的观念、中国人的行为方式、中国人创造的材料元素以及中国人整个审美体系的表达,它集中反映了中华文明的根。宝珠的绘画体现了中国画的特征,他展示给我们的是中国画。第三,追求文人画风格、融会贯通了诸多流派,并保存了自己流派风格的画家。他从元人入手,从明人出来,笔墨应用自如,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能看到的新流派。
郑板桥提出画竹者胸有成竹的概念,他有了对竹子更深的理解,有了“画到生时是熟时”的画论,有了“一枝一叶总关情”的体验,有了很多关于竹子的新发现,才敢画竹子。希望张宝珠能在这方面进行一些突破。突破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外求,即曹雪芹那种客观的思考,把握很多知识,转化成自己的东西。还有一种是主体的,比如李煜。他自己寻找自己,最后完成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种划时代的句子。
                     ——陈绶祥(学者、画家)
 
张宝珠其人其画,我总结了三点:“第一,张宝珠是山东山水画坛上一颗宝贵的明珠;第二,他是整个中国山水画坛上具有独特风格和图式的优秀画家之一;第三,在今天山水画图式和思维方式众多的情况下,他是地地道道坚持中国传统山水画思维方式的、难得的画家之一。当代中国山水画坛是非常丰富的,在近现代画史上也是变化多端的。现在各个地方都在张罗各种选题,急于打造艺术家,但宝珠不是打造的,他有真才实学,画得确实非常好。我们既要有中国文化的自信,还要有一个宽容的心态。我们需要补课,既需要补中国传统文化,也需要补西方现代艺术中可以和中国画的意象美学、写意艺术相通的东西。
      ——刘曦林(书画家著名美术史论家)
 
灵魂是内心的真诚艺术
     作为济南老乡,又同为黑伯龙、陈维信的弟子,张宝珠的画,作为同行都会拍手叫好,事实是,真正欣赏张宝珠画的人,并能画这类传统绘画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想起来有点凄凉,颇有些恨知音之稀。绘画的灵魂就是真性情,如果绘画没有真性情,那就不叫画。刚才绶祥兄说的那个‘东西’,我来翻译一下,就是‘物象’,也就是物形,很多人拘泥于物形。画家心中的‘画’,就是他的真性情,即他对世界的理解,对人生的理解。”
为齐鲁大地的文化传承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宝珠的画是有灵魂的。他之所以能到这个状态,除了用功之外,更得力于他的秉性。如果让我评价宝珠的画,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就是‘大气’。可以用笔力扛鼎来形容。例如那个八尺的竖幅松柏,构成树干的线,一条线起码一米多长,却给人感觉是一气呵成。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举重若轻,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要把文人的笔墨韵味放大到一张八尺的画上,一条线就那么长,需要几十年的锤炼和功夫。在这一点上,宝珠的确功力惊人。年轻的时候我就佩服宝珠。佩服他的线条结实,老师陈维信先生也说画得有力。我经常说张宝珠是一个天才画家,他未必读了那么多书,但是好多读了好多书的人未必能赶上他,这是他天性使然。体现了他内心的真实,体现了古意。黑(伯龙)老师曾经对我说过:“不要学老师,要学老师的老师。”学老师的老师’就是学传统。我现在有更深一点的理解:老师的老师,就是丰厚的中国文化。丰厚的中国文化归根到最后就是内心的真诚,所以艺术的灵魂是真诚,这一点我为宝珠的绘画感到高兴。
                ————陈玉圃(天津南开大学教授、画家)
 
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精华
宝珠兄与余同庚,山东画坛巨擘“我喜欢宝珠兄之豪气与厚重。宝珠兄擅山水,用笔雄健,纵横跌宕,如壮士挽弓,神足气满。状物在形骸之外,写意应三昧之中,信手拈来,极为生动。笔之妙借乎水,笔墨借水以生变,开化之中变幻无穷,故气韵别生、莫测其玄。气势贵乎开合,宝珠兄之作不拘大小,俱得三远之妙,激荡心胸,神随画生,是画家之块垒,是观者之共鸣。好画共赏,怡悦心神。”
                          ——吴悦石(画家)
 
宝珠的画,我在20年前看过,有‘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的诗境。宝珠的画继承了黑伯龙先生的优良传统。笔墨比较活、不呆板,笔精墨妙、气象万千。笔法很活、很流畅,里面的山水云气真有笔走龙蛇之感,把松柏的精神画出来了。小画的章法更完整、更精致、更静气、更有诗韵。另外在书法上也下过很大的工夫。总的来说,宝珠的山水画笔墨奔放,大气磅礴,水墨淋漓,真正达到元气淋漓障犹湿的境界,很有特点。黑伯龙老师的绘画艺术经由张宝珠得到发扬光大。这次画展表明,张宝珠给我们山东争了光。”
            ——刘龙庭(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画家)
 
张宝珠越画越有自己的心得体会,越画越有自己的风格面貌。从其笔线纵横、气宇轩昂的作品中,能感受到了他的自信和自强,体验到一种苍浑挺拔的生命气象。应该说,这种风格的作品并不好画,因为“大”就容易空、松、散,可是他的作品——特别是大画,还是凝神聚气的,常在豪放中注重精到的体现。在中国美术馆的这个展览可以叫作“松柏精神”或者“松柏境界”,松树苍韧、柏树丰腴,笔墨味道很足,墨韵雅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曾来德(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执行院长、画家)
张宝珠的画整体风格很成熟,2008年时大体风格已经形成,这次他的作品以小品、册页为主,并有很多变化,每一幅的构图、立意,或者说每一幅的结构、空间都力求不重复、有变化。这显示了张宝珠在处理画面上的才能,体现了他在中国画的气韵、气势、技能等方面的才情和功夫。他的作品比原来的更显精微、精致、严谨了,艺术上的锤炼更多了一些。他的画有一种写的精神,有一种元气淋漓、写意的味道,这是很宝贵的,也是很独到的。大作品有气势,小品很精彩,能放能收,体现了他艺术上的能力。
                                
                      ——梅墨生(艺术理论家、画家)
看宝珠的画,感到很清新,很别致。宝珠的画确实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精华,不仅温润而且淡雅。他以水墨为上,画得比较天真,很流动、很传神、很轻松、很活泼。宝珠画面的题字不太多,但书法很好,和他画面的用笔协调一致、浑然一体。我比较欣赏他册页、扇面的一些小松树,你看那些树干,画得那么苍老,松针是很随意地点了几点,点得恰到好处。他的水和石头也很融洽和谐。山东是一个美术大省,山东有一个很好的美术平台,这个平台很大,人也很多,但很可惜,个高的不多、突出的不多,宝珠在这方面,在继承传统文人画优秀传统这一方面,我认为是比较突出的。
              ——赵立忠(中国画研究院副研究员、画家)
泰山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有着沉甸甸的份量。我一直想画一画泰山。于是,我也很是关注当代画家笔下的泰山,山东张宝珠便是一位画泰山的高手。张先生画泰山松石,笔墨纵横,气宇轩昂,画南天门十八盘,高山仰止,一览天下,确实画出了泰山雄踞东海的气势。
——范 扬(国画院副院长
 
[ 艺术家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上一个: 下一个:

留言加盟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联系方式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查看联系方式
免费注册为会员后,您可以...
发布信息 艺术品推广
建立商铺 在线洽谈生意
还不是会员,立即免费注册
 
更多..艺术家产品
 
该藏宝斋其他艺术家

Powered by alikeji.net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