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家 » 山东美术家 » 山水画 »

我要加盟
  • 艺术家名称孙文韬
  • 官方主页:暂无
  • 浏览次数132277
  • 更新日期:2017-01-24
分享到
艺术家介绍


艺术简历:

孙文韬 1980年出生,山东乐陵人,现居济南。山东艺术学院首届艺术硕士,师从张志民教授。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羲之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山东书画交流协会常务理事,山东艺术学院中国书画研究生课程高级研修班班主任. 现供职于山东艺术学院职业学院

2004年,《心园》获第十届全国美展山东预选作品展三等奖。

2006年,《灵雨》获山东省艺术院校美展一等奖。

2007年,《历山颂》获山东省庆祝党的十七大美术书法摄影展一等奖。

2008年,《白云终古绕岩阿》获省首届青年美展最佳奖。山水画作品《虎溪三笑》入选“全国艺术硕士研究生优秀作品展”并展出于中国美术馆。

2010年,《岱宗密雪图》获泰山文艺奖二等奖。(与吴疆合作)

2012年,《暖阳》入围“翰墨新象”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3, “彩墨斯文——彭斯、孙文韬绘画艺术展”,展出于鲁银美术馆。

部分作品展示如下:


餐霞聚友


    天宇澄清

   云生腕底

   钟鸣鼓应

        虎笑三溪

          白云终古绕



               一月诗画
                                     
二月诗画


                   三月诗画

                   四月诗画

                     五月诗画

                       六月诗画

                       七月诗画

                        八月诗画

                   九月诗画

                    十月诗画

             十一月诗画

            十二月诗画
评论文章:

乐陵是位于山东西北部一个普通小城,汉高祖五年建置,盛产金丝小枣。近年,乐陵出了两位书画名家,一为誉满天下的于明诠,二是声名鹊起的孙文韬。与同龄人相比,文韬是幸运的:1980年出生于原籍,中学时随父母来到济南,成长于部队机关大院。五岁学书,十一岁习画,书法的童子功让他绘画时运笔更加得心应手。文韬的父亲从事军用地图绘制工作。山水、道路怎么表现,为什么那样表现, 父亲画地图,幼小的文韬在一旁也勾勒着自己心中的图画。大学毕业后,孙文韬不甘于从事普通职业谋生,苦苦闭门研习三载,终于在2006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成为张志民先生的硕士研究生。这可以说是其人生的重大转机。唐诗有云:“蓬门今始为君开”,对孙文韬来说,“蓬门”则是洞开的艺术之门。如今,身为绘画艺术创作与研究重镇山东艺术学院教师的孙文韬,“为稻粱谋”已成为往事,应接不暇的作品预定使三口之家衣食富足、其乐融融,宽松自由的经济环境让他在授课之余能够心无旁骛,专注绘事。

一、传统与创新:山水文化的渊源流变

笔者见过文韬一幅展览作品,背景是静静的群山,烟云弥漫,杳不可测。山前,一只孤独、唯美的小羊,无助地看着观者,凄美得让人心痛。这是画者一种什么样的心境?面对苍茫的山川河岳,画者是否也曾困惑与彷徨?

绘画技法的完备,既是中国画艺术创新的起点,又是创新成果的体现。每一种新的绘画技法产生,都会加快艺术创新的步伐,经过自我创新,形成了新的面貌与特色,这种面貌与特色又为下次创新提供了基础。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灯。孙文韬自幼受到正规教育,系统研习、临摹龚贤、范宽、八大、四王等大量古代山水画大师的名作,推崇石涛的泼墨大气,喜好徐渭的水墨写意,领略沈周的笔势简练,汲取四王的笔墨精邃。在创作中,孙文韬充分展示传统绘画功力,勾、勒、点、擦、皴、染,通过笔墨的微妙变化和丰富层次,凸显了强烈的视觉和心理感染力,经得起近瞻与远观,画境耐人寻味和品评。他的笔墨、章法从传统绘画升发而来,付出了艰巨的探索性劳动,也表现了画者的智慧与才能。孙文韬曾云:“我们向深处探寻传统,以强大自己应变和创新能力,在传统与应变创新的碰撞过程中重新定位自己,从而构建出与大自然能够融合、建设的画面。作品画面相互生发,这种生发建立在能够破坏画面、建设画面、再破坏、再建设的循环之中,这源于古典绘画传统,源于正大气象的追寻。”齐鲁山水特别是泰岱山岳作为北方山脉的代表,山势雄伟,历代帝王莫不顶礼膜拜其庙堂气象。孙文韬个人的灵透、潇洒气质渗透在笔墨语言中又与山峦的沉雄相结合,形成了博大浑厚的泰岱山水风貌

孙文韬的业余时间有个固定分配:三分之一读书、三分之一为文,三分之一作画。长期的坚持下,孙文韬奠定了扎实的文史理论功底,也难怪其能够信笔吐古律、诗意入画境。其描绘泰岱山水的诸多作品,诗词品题随感而发,意境清远,妙趣横生,堪称意到便成、心神俱会。这种全面的学养,使其作能出古化新,自铸体貌。传统山水画的笔墨、章法和意境,为他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但面对高山峻岭和苍茫大地,还必须探寻新的表现语言,创建新的绘画符号。孙文韬深知,这些语言和符号,既要适合表现客观自然山水的特征,又要在文化上与传统山水画衔接和吻合。如何将传统山水画注重天人合一的和谐精神和诗意化的表现原则,体现在山水中,也是孙文韬面临的课题。孙文韬从齐鲁大地自然山水出发,为尽显其美其力,敢于在继承文人画笔墨基础上大胆突破传统章法程式,从古代壁画、西洋绘画中吸收营养,赋予画作以宏大气魄的时代特色。他的画作繁而不乱,密集而不板,繁密有度,设色古雅,并以笔墨线条的律动感营造恢宏气势,进而形成个性鲜明的笔意纵横、变化多端、独具神韵的笔墨语言符号。作品呈现出传统面貌,但又由传统风格转向意向形态,即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借助笔墨,情感溶入写心写意的味道,从而在继承中求创新,在冲突中求融合,使笔墨的情感张力达到和谐统一。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力,在孙文韬诸多作品中观者不仅感受到古朴的意蕴,也能感受到较为浓郁的时代气息。在笔墨语言的运用中,孙文韬师承传统又能以自己的感悟和理解赋予作品以时代精神,成功地融入现代构成和丰富的色彩,为作品注入生机和活力,如其作品中经常出现一种像墙砖又像袈裟纹样的绘画符号,该符号意在表现城市感在自然山水中的投射。

二、技法与心法:技近乎道的自由王国

传统艺术家讲求诗书画印四能,当代书画家特别是年轻书画家,全能者日渐稀缺。孙文韬饱读诗书,对碑刻、铜器、玉石、瓷器等古文物博闻雅知,以为诗作文为乐,书法用功尤甚,虽未成书家却对绘画大有补拙之功。因而他的画作有笔有墨,通过线条的律动构成画面的恢宏气势,笔意纵横,变化多端,形成独具神韵的山水画笔墨语言符号。

 在张志民先生的指引下,孙文韬曾数十次深入山区搜集素材和写生,观察大自然变迁的迹印,为齐鲁大地千年的文明沉淀和历史沧桑所深深感动,从历史遗迹的辉煌与久远中体悟人生的局限与短暂。孔子云:“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广收博采的开放态度,使孙文韬对传统笔墨技法、人文情怀有了更深的体悟,从而铸就了空灵蕴秀、气势恢宏的绘画风格。笔墨是中国传统山水画至高无上的审美形式语言。笔墨本是物质的,但物质性的笔墨,通过艺术的升华和思维的掌握,变成一幅幅精神性的逸品。孙文韬向大自然学习和感悟笔墨语言的灵动,在写生中锤炼自己的笔墨使用的主动权,笔墨之中见精神,笔墨之中显逸韵。长年累月的师法自然,把写生视为创作,把小品画成逸品,所以他的写生作品没有一丝一毫的半成品感觉,每一幅都墨中有笔、笔中墨活、淡墨见骨,渴笔含润,把水墨的渗、化、冲、破等特征发挥得淋漓尽致,使得每幅作品都松淡有韵,充满意趣,充满内在哲理禅思的隐喻。

点是线和面的基础,积点成线,点线拥有线的优势,又有点的特征,点是最简洁的形状、是造型的原生因素,点的连续排列形成虚的线,距离越近,线的特性愈加显著。当点在画面中增加到一定程度,则趋向于面的感觉,这时点有统一画面的作用。应用点的大小、多少、聚散、连接或不连接等变化形成有规律的节奏感、韵律感和秩序美,通过点的组合,形成画面的肌理效果。文韬曾云:“我追求人工形式与自然形式相互渗透,以笔墨勾勒皴擦遍数的积累,呈现山川浑厚,这种融合方式利用渴笔效果来处理。渴笔可以缓慢书写,但内容丰富,且能使画面更加和谐。” 孙文韬之渴笔主要针对山的主题,用来表现质感而加以强调。湿画法针对云雾烟岚的萦绕以及背景环境的整体氛围,正是在技法上进行了合理的融汇与提炼,从而在画面语境中准确表现出山水的美感韵味。笔墨在画面中强化了山水形质的刻画,在皴擦与晕染的变化上,充分描写了纹理变化所应有的质感,斑驳而苍劲,在皴擦的笔法中形成画面局部的物象结构与内部形式,运笔干涩、苍重;而在晕染手法上,画面湿润、空透,通过二者运笔的“干”与“湿”,将画面揉在一种苍驳而不失空朦的画面中,形成干湿有致的变化与对比,在物化的距离中凸显出主题。同时,孙文韬反复挖掘云气和山川林泉互融互动这个主题,不断强化它的艺术含量,不仅画出所见,而且画出所思所想,注入让人感奋的精神容量。云已成为孙文韬山水画作品的一个重要意象符号,与山石树木平分秋色。以泰岱为创作母题,以云山为切入点,孙文韬在现代语境下陆陆续续地创作出一系列佳作。巨幅作品《齐烟九点》中云烟缭绕,与山峦丘壑的苍厚雄强形成柔与刚、黑与白、动与静、虚与实、藏与露、开与合、圆与方的多重对比,群山在云中跃然纸上,万壑和云团一起飞升,让长天大野时隐时现。孙文韬善于观察客体物象在不同时节、不同环境下的情景美,曾创作一组十二幅以每个月份古诗为题的作品,对春夏秋冬所呈现出来的山水风貌在画面上精细刻画,表现出不同侧面、不同气候下云山的神采意蕴的多样性,以主观感受去契合艺术形象的初始状态,达成情景的共融,形成澄怀味象的深邃境界。

孙文韬的构图,既有宋人大山大水的雄壮格局,又有现代意识的设计灵感,画面实中虚实节奏变幻无比丰富,忽然是纯粹渴笔的点线皴擦,忽而又是水墨淋漓的泼洒纵横,有时还有色彩斑斓的丹青铺陈,而房屋田舍结构与树丛处于崖壁、山坳之间,祥和而静谧。山间的留白,无疑是文韬最见功力与性灵的地方,山水画实处易而虚处难,要想山水有所大成,必须先画实后求虚。作品的留白极为讲究,或白云或山间的雾霭,或一块白或一道光,但都让观者联想到了山间无穷的变化。处理白的形态虚实自然,画面上空白的闪烁跳跃也极富间奏感。画面层层深厚,墨质干淡,笔势浑沦,烟云变灭,山水苍茫,一一摄于笔端。有时,虚处并非单一的白,还会有水渍或淡墨形成的亚亮色的弱光,但大多留白空透而光亮,与山峦上空的天光形成有节奏的呼应。文韬常用大的块面辅以雄健的笔力和饱满的墨色构建画面,有的以水墨为主敷以淡彩,彼此配合,相互辉映。在描写大自然奇异景观时,构图和章法善于平中求奇。如《舜耕云烟》、《暖阳》等,平实的描写中寄寓着作者精心的构思,使人对时间流变和世事变迁浮想联翩。有时用多视点的全景式描写方法构图,如《沂蒙》、《灵雨》,画面上有山峦、云雾、茂盛的丛林,还有巨石崖壁以及绵羊等,场景物象安排有序,呈现出宏大的散文诗式的画面。同时,文韬还注重吸收西画的平面构成元素,如《玄岳》,打破传统山水的固定图式,把不规则的块面组合在一起,营造出独特的艺术语言。

三、清逸与雄浑:山水诗意的个性化

孙文韬以自己独特的感悟演绎出手法多样、风格鲜明的山水面貌,其作品使不同的画风巧妙互动、融合,既有南派山水的舒展、空灵,又有北派山水的刚猛、豪放;既有水墨交融的滋润,又有渴笔飞白的刚劲;既有泼墨挥洒的厚重,又有细线勾勒的灵动;既具清逸秀润之格,又具雄浑沉厚之气。

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孙文韬较好地传承了中国画艺术特有的清空与超然、蕴藉与典雅,体现出天人合一的艺术精神和儒释道禅的文化意韵。他善于在繁复恢弘的造景与意境中相互渗化,在其作品里,能读出一种情满于山、意溢于水的感觉。他把自己隐逸的情怀用笔墨在画中来表达,这是一种情感倾诉形式和心灵深处与自然的对白。着力于气韵与境界的追求,把现代构成与传统笔墨相融合,以笔见长,以墨取胜,顺势皴擦,疏密相间,层层积染,层层见笔,笔笔求变。以笔墨、线条、色彩为丘壑体用之法,逐步探索出独特的绘画语言,给人以一种清新飘逸之美。孙文韬致力追求一种“意气”,把着眼点放在一种清逸的意趣上,自觉摒弃了自然山水的形象,用心中之形代替自然之形,用心中之色代替自然之色,追求一种似不经意的心物合一的神趣和逸趣;这是一种不受物象之形或技法模式约束的心中山水。这些典雅中庸的图示形式,让人能深切地感受到一种闲淡平和、萧散简远、简练清逸的精神特质。《岱麓访古系列》之《云庄漫忆》、《周永年读书处》、《问道图》、《白云终古绕岩阿》作品中较好地透射了这种艺术理想:层峦叠嶂,烟云缭绕。近峰多遍积墨,茫茫苍苍;远峰多用渴笔,山势险峻。遒劲的老树,盘旋缠绕在山的怀抱之中。一池静水,映照着安闲静谧的云山。落日洒落在斑驳的残墙上,几间屋舍藏于林中,山间几枝丹枫,透着高秋气息。雅士闲踱于溪畔,顿增散淡之气。山石的组合、树木的穿插、村落的安排、云雾的涌动,看似不经意,细而察之,则秀逸幽雅,绵渺深邃,含蓄蕴藉,匠心独具。

司空图把诗分为二十四品,将雄浑列为第一。雄浑,是一种巨大力量的体现,是一种宏伟之美。孙文韬的笔墨语言精巧而清逸,画面格局却雄浑大气,重在追求大气磅礴的审美气象,其山水之境、山水之象、山水之势,大有厚重、动感、山雨欲来、兵临城下的夺人气势和宏阔的艺术形态,表现出画家博大、辽阔、原始的自然情结和生命意识。数步之外细品《历山颂》、《舜耕云烟》、《虎溪三笑》、《岱宗密雪图》、《稽丘君传说》等巨作,层次分明,峰峦阴翳,林木蓊郁,淋漓磅礴,只觉青翠与遥天相接,水光与山色充辉,杳然深远,无所抵止。巨幅山水《泰山祥和》,画家以独到的视角和创造力,将泰山雄伟的气势、险峻的山姿呈现于观者面前。画家利用云雾隔断,使山峰产生直入云霄之状。渴笔技法,在此画中得到充分施展。山角及山体笔重墨沉,干湿并用;主峰石壁则渴笔狂扫,形如刀凿斧劈,险象环生、气势逼人。构图虽充实但不觉拥塞,因中部有缭绕的云雾生成,画面产生空灵虚幻之感。作品并未完整描绘泰山全貌,但泰山的险峻、奇绝、雄健的气象却被成功表现了出来,二维画面常有三维空间之立体与丰盈。

 山水画成功的标志是个人图式的完善。很多人起初欣赏文韬作品的时候,感觉极为震撼,慢慢也有些担心,这么年轻的画家,个人面目这么清晰,可识别性如此之强,会不会早早“结壳”?时间久了,看到越来越多的作品,见到他风姿迥异的云水丘壑,也看到了孙文韬的不倦努力与艰苦探索,担忧慢慢变成了惊叹。

四、激情与内敛:艺术、人格的交融飞扬

山性是吾性,水情即吾情。中国山水画是风景画,但它不是对风光的客观再现,而是对画家精神诉求、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的传达。李苦禅说过:“做人要老实,画画要调皮,思想要飞扬。”亦云此意。孙文韬谦和儒雅,作品却充满思想的张力。画作中正平和,却涌动着一种鲜活的朝气与生命勃发的迹象。他总能在自然世界的万千变化中捕捉到最具有象征意义的画面,以蓬勃向上的活力展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这是主观意识的自省与自觉。面对他的画作,观者易于打开心扉,以一种联想式的顿悟、经验与自我的审美期待相契合,在开放的布局结构中涤荡尘世的焦虑与躁动,进入淡泊清宁、安逸澄明的唯美世界。

 艺术需要激情,激情的表现方式有很多种。孙文韬是有着多重性格、理性和感性兼备的艺术家,但是艺术个性并非他性格内涵的全部。“张养浩诗意系列”是在相对平静状态下对自然世界的一种精神关照,带有明显的梦幻主义色彩,可以说是当代山水绘画园地里精彩的浪漫主义篇章。他非常现实,但气质浪漫。传统中国山水画历来有对文学作品意境的描绘,该系列却为同类绘画题材提出了一个新的视觉和参照。用山水绘画的形式来表现古人的浪漫境界和文人情怀,本身就是一个挑战。作为画家,文韬对诗词的理解饱含自我情绪,并不局限于具体词句和自然景物。在选取题材方面,孙文韬多借助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通过豪放的笔墨,使画面氤氲淋漓,亦真亦幻,情随心动,神与物游。

画家选择绘画形式和绘画理念时,气质成为决定性因素。孙文韬对于色彩的敏感与他的气质是完全一致的,他把表现看得比风格重要,“都市系列”作品的绘画风格与传统山水绘画已拉开很大的距离。山水画从根本上讲并不单纯是物象的形式再现,而是美的组合方式,自然世界中的美是暂时的,有局限性的,而艺术中的美则是永恒的。绘画就是按照自我对自然世界的理解去寻找美的组合规律。文韬用笔细腻,笔触平缓,设色温润典雅,画面艳丽朴素。传统的山水艺术对色彩是忽略的,文韬的绘画中,色彩是属于生命和情感的。他用颜色分别代表因四时不同而形成的心理感受:绿是生命萌动的色彩,黄是生命成熟的色彩,红是生命成长的色彩。他的情感在不同的色彩形态下呈现出不同的变化,但最终情感的因素融化在画面的形式语言里,成为画者倾诉内在激情的载体。《灵山》较好地体现了画家绘画用色的审美理想。文韬以苍劲、多彩的笔墨,表现了泰山特有的雄浑气象与阔大的气质、神韵。作品将泰岱雄姿全景式展现在观者面前:近处山峰挺秀,山势婉转;中景苍山如海,山瀑隐现;远处群山绵延,如涌浪花。笔劲且苍,墨润而清,气象磅礴,大开大合中饱含精微匠心。南天门及冉冉升起的旭日,异乎寻常的一抹鲜艳,成为画图的“眼睛”,成为摄人心魄的亮点。另外,大片渲染若有若无的淡黄色、淡蓝色,让画面丰富而韵味悠长,也是其作品近期的标签之一。

近年来,资金关注的艺术家低龄化现象明显,当代青年艺术家书画市场已成为一个被过度挖掘和炒作的市场。为单纯满足供求关系和眼前利益,安安静静遵从内心作画的年轻艺术家越来越少,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批批千作一面的行画。对此,孙文韬保持了与年龄不相称的冷静与清醒,坚持在利益面前不放弃原则,不丧失尺度,不降低标准,对待画画,就像对待自己的生命,异常珍惜,决不让一张废画流传出去。因而,文韬的作品虽有着统一的个人风格,强烈的可识别性,却无一雷同,构图千变万化,面目各有不同。一路走来, 他在理想主义精神与抒情气质合一中展示了自己对“诗意地栖居”的理解,形成了独特的山水意象,极富个性的水墨语言系统,并在拓展山水画的美感疆域中显示出卓而不群的意义。正是这种坚守自我、精益求精的人格魅力,使文韬的画作保持着极高的声誉,也正因为如此,我们都看好他的未来。

 

 

 

 
[ 艺术家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上一个: 下一个:

留言加盟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联系方式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查看联系方式
免费注册为会员后,您可以...
发布信息 艺术品推广
建立商铺 在线洽谈生意
还不是会员,立即免费注册
 
更多..艺术家产品
 
 
该藏宝斋其他艺术家

Powered by alikeji.net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